-得闲处,野人居-

【朝耀】Tokio funka【前篇】

啊,我的蹦咔,我的蹦咔////

黑桃礼帽—进化为耀痴汉:

来自同名歌。
只是想写烟馆老王的妖娆【buni】微有鸦片梗。
后篇估计就是 @荼毒 要的肉了……估计会是文画合作?
前篇
  【注意:所有出现地名,事物请勿带入现实历史及国家地区】


  Tokio funka is a crazy town。【东京不夜城是疯狂的城镇】
  Tokio funka never sleeps in night 。【东京不夜城不在黑夜沉寂】
  
  Funka里的吉原花街,有名的花魁街。不仅仅是花魁,而更是从公子哥儿到一般平民寻欢作乐的地儿。然街头巷尾,一派繁华,人头攒动。而这天不少馆子里的姑娘早就被妈妈们叫了出来,穿上了她们最为华丽好看的衣服,面敷白粉,画着黛眉点绛唇,青丝规规矩矩盘髻。甚至连平日里见不到的头牌姑娘们也在靠里的档子里候着,一副谦卑的模样。
  “哟,吉原这是出什么事儿了?看那姑娘,可是东斋每次傲的不得了的那位,看那模样多俊!啧啧,看看这些姑娘。”
  来往的路人全部都被各店的妈妈谢绝了,说是不对外营业——有些好事的人倒是在街口议论纷纷,等着看热闹呢。
  “可不是嘛……哎,兄弟你一看就是那种公子哥儿,那像我们这些码头打渔的——听着呢,这可是只有我们知道的消息——那些洋老爷要来圊国,还要来吉原巡视呢!”
  “那些洋人?啧啧,说起来那些个不列颠人,应该是要找吉原上那些卖大烟的吧?”
  “听那位港口登记的大人说是……啧啧啧,那些洋老爷啊,就喜欢抱着吉原的姑娘,抽着大烟——只道的个爽字!你还不通晓,不列颠人,贼精!待会儿,好生有场戏看!”
  
  “让开让开!”小厮提着灯笼扯着嗓子叫到,“不列颠的大人们,来自于远方的大人们来啦!”
  顿时所有的姑娘们全部拿出了自己的本领,会鼓琴的,十指顿时琴上狂舞。然大部分女子只是低眉垂眼,拢袖站立。
  ——把那些个军老爷哄高兴了,赏点烟钱,你们啊,就可以飞黄腾达啰!
  老鸨的话语在她们耳边回响着,似乎也切实的有了作用,不少洋人倒是进来就散开了。
  “哦这些东方姑娘,真是不枉此行……柯克兰你不来一个?哎?柯克兰?”
  其中一个洋人抱着一个姑娘,刚想和自己的同伴说下自己的欣喜,却发现原本在旁边不耐等着的同伴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  “这么猴急?算了,反正明天才走的呢。”他这么想着,马上又投入了一片欢天酒地之中。
  
  亚瑟·柯克兰,来自不列颠的军官,因为女王命令而来到Funka做相关交易,随整个使团的人来到吉原“放松放松”。但他的主要任务完全和那些花花公子干的不同,他要找吉原上『华夏』的老板。
  华夏是和他的家族交易最为频繁的烟馆。原本是斯科特在负责相关事务,奈何斯科特半月前上了了去法兰西的船,还没有回不列颠,只好由他代理。
  “沿着主街向下走……”随着斯科特留下的地图,不论怎么走都还是灯火通明,热闹非凡。因为亚瑟自身样貌还是不错,加上又是今晚的主角洋人,一路上几个女子都拦住了他,实在是公务,他挥退了她们所有人。
  他突然发现一家店,没有任何的女人在门口搔首弄姿,只是单纯的木门,非要说的话点着两盏灯笼 。这在这条街上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店铺,仿佛就是在指引着他。
  亚瑟走上前轻轻叩了叩大门。斯科特特地叮嘱他店主喜欢的是礼仪和安静,这点礼貌他还是会遵守的。里面传来脚步声,随着锁链啪嗒的声音大门很快地被打开。
  穿着传统服装的女子低垂眼睫,面庞上带着礼仪性的笑容,但丝毫没有惊讶。她先是作揖再开口:“亚瑟.柯克兰先生,少主已经在后堂等着了,帽子请给旁边的侍从,您请随我来。”
  亚瑟回礼,脱下了帽子。那个女子走的很急,但恰好是亚瑟可以跟上的速度。亚瑟不忘四处打量,虽然并不是十分精通,但作为英吉利贵族家的孩子他还是识货的。旁边有着精美镂空雕花的红木柜子上置着流光溢彩的琉璃瓶和玉件。里面被分成几个隔间,都有着烛光,空气中飘着茶香和怎么也无法掩盖的罂粟味。
  然而沿着走廊上楼,加上了一些神秘的味道,带着东方土地特有的神韵。是熏香,亚瑟直觉道。越往前走,熏香和罂粟的味道便越浓。
  女子把他带到一个门口置着帘子的房间便停住了。她敲了敲门,很恭谨地说道:“少主,柯克兰先生到了。”
  房间里传来慵懒的声音:“请他进来。”
  亚瑟撩开帘子低头进去,马上便看见了及其精美的紫砂香炉和屋子中间的贵妃椅。上面的人懒懒地倚在上面,因为低着头首先看见的便是清瘦而不失力量感的腿。他里面着了一件绣着牡丹的红衣,外面裹着暗红打底的祥云外袍。他的皮肤有着吸食鸦片的苍白,面容偏向中性化。黑发并未挽髻,只是松散地捆住了根部。手上执着一杆黑底金纹的烟枪,袅袅地冒着烟。
  看见亚瑟进来,他抬了抬眼皮。亚瑟这才注意到那人的眼睛十分好看,像是鎏金,似乎是因为烟馆或者风月场所老板这一性质——斯科特说过整条吉原可都是这位的家产——他略微上挑的眼尾抹了两笔胭脂,在苍白的脸上格外显眼。
  亚瑟的心突然跳了一下,他还是没有失态,鞠了一躬。座上人吸了一口烟枪,舒服地眯了眯眼睛才开口:“您好,柯克兰阁下,这几年承蒙关照了。吾之名王耀,是这条街的所有者。”
  “哪里,阁下才是令我惊奇。”亚瑟这才站直。
  王耀点了点头,将烟枪递给旁边侍从:“湾湾,给客人上茶。”
  女子应了一声,王耀才继续说道:“那么晚,柯克兰阁下,我们是不是能开始我们的交易了?”
  烛光下,他的眼睛如此耀眼。
  
  后篇

评论(1)
热度(36)
  1. 此用户不存在粗眉毛的惜小柒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粗眉毛的惜小柒荼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东京饭卡啊啊啊啊啊好棒!!
  3. 荼毒黑桃礼帽—进化为耀痴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啊,我的蹦咔,我的蹦咔////

© 荼毒 | Powered by LOFTER